<ol id="zb3lx"></ol>
      <delect id="zb3lx"><track id="zb3lx"><cite id="zb3lx"></cite></track></delect>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noframes id="zb3lx"><b id="zb3lx"></b>

        正文  第6話神山,神女,神

        章節字數:4346  更新時間:22-11-20 20:0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原本碧綠的神山被蒙上一層不明來路的黑煙,這黑煙就像是有自我意識的妖怪,纏繞著神山每一棵草木。

            星用布繩固定著背上的此方走了半宿,眼看已快要抵達神觀,星背上卻傳來此方虛弱的聲音。

            “星,家里的神龕……”

            “我們很快回去,你看,就快到了…”星打斷到,目光看向對面山峰那座依舊冷清的神觀,她知道此方心中最掛記的就是那座春神神龕,那是她活在這世上的唯一信念。

            “好,我聽你的…”此方說完,又意識薄弱暫時昏睡了過去。

            又是一陣凄寒冷風,蟲鳴噪聲異常,甚至已經蓋過了神觀的銅鈴聲。

            “老伯!——”

            星走上陡峭石階,來到神觀大門前喊道。

            只見那門輕輕推開一條縫隙,里面沒有傳出任何聲音,只是開著一道縫隙,靜靜等待著她們的到來…

            星見沒人應答,便自主上去開了門,這扇門是修過的,上次被撞爛的地方依稀摸得到開裂的痕跡,只是被簡單封上了薄薄的木板,暫且只能維持一小段時間。

            門板被逐漸推開一條能通過一人空隙,星背著此方小心翼翼的蹭過門框擠了進去——還是漆黑一片,里面充斥著老舊木料的氣味,不會讓人覺得難聞,但此時此刻卻讓人感到無比的陰森可怖。

            “老伯,老伯,我來了。”

            星用比平時說話要更高一截的音量對著黑暗中呼喚著。

            “小姑娘,你不該回到這兒的。”黑暗中不知何處傳來那老伯滄桑的聲音。

            “什么?”星不解,什么叫不該回到這里?“老伯,我…姐姐她病了,您能幫我看看怎么回事嗎?”

            不是病,不一定是病,而是——

            唰!

            空中有袖子破空的聲響劃過,星下意識后退到門口,隨時準備逃走,可那破空聲再次響起時已經有一白衣身影沖到了自己的面前,星無處可逃,迅速解開肩上的布帶將此方推向一邊。

            咔咔咔!連著三聲清脆響聲,那刀并不快,好似是用刀人的體力本就虛弱不支,星憑著本能躲過了這白衣的三次攻擊,寒光閃爍的刀尖迅速從木板上拔出,那層薄薄的木板被刺破,外面的光亮投進屋內,一束光打在白衣人的臉上,讓星看清了來人。

            白衣已臟破不堪,憔悴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眼睛不凝神,好像是還在睡夢中的人一般帶著恍惚,他搖搖晃晃的直起上半身,口中卻清晰地念叨著:

            “你為什么沒病呢……?你為什么好好的,但她卻病了?”

            他向星走了幾步,踉蹌的半跪在地上,膝蓋骨發出脆響,他的身體已經快不行了,他已經快要死了,說話卻還利索,肉體只是在茍延殘喘的支撐著他的意識。

            “你不能走,你走了的話…說不定那些人就有救了,說不定你會被他們變成藥引……我…我已經盡全力了……你不能走……”

            他跪在地上,身體逐漸蜷成一個弧度,他把臉埋進掌心哭著,懇求著星不要走。

            星顧不上別的,抱起此方想要沖出去,卻被老伯用手死死拖住腳腕,星使勁掙他,他也使勁往回拽,口中清晰地字句也逐漸變得模糊不清,他好像是體內有什么毒性發作,瘋犬一般撕扯著星的小腿,星強忍疼痛將此方送了出去,而后轉身對著這條瘋犬不斷踢打。

            “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你不要走!!”

            星的哀鳴破口而出,忽然一柄飛劍沖破門扉,直刺進那瘋人胸膛,劍星閃閃,熠熠流光。

            星驚呼出聲,縮了受傷的腿盡力爬起沖出門去,她扶起倒在外面的此方朝著劍來的方向看去,兩個身著紺色道袍的道士正立在階梯上,那兩人一高一矮,一老一少,兩人幾步走上臺階來到正院中央,手拈金光凌空畫月牙成陣,奪目金光陣以二人為中心迅速旋轉著擴散開來,逐漸包圍了神觀境內。

            星不敢有動作,只呆在原地抱著此方看著他們此時的行動。

            其中一個道士氣勢洶洶上前來震聲道:

            “無良道士!養蠱十余年!今日就讓我來破了你這蠱陣!”

            只見老道士騰空一躍,徑直飛入了神觀內部,隨后落到供桌上那被黑布蓋著的神像面前,他伸手抓住那塊黑布,猛地一掀起,里面展露出的不是神像,而是一具被白布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人形,那人形輪廓精細,依稀看得見那鼻翼附近干掉的痕漬,那是只有制作不腐尸身時才會用的方法,先將shi體用鹽巴浸泡到水分完全流失干凈,再用白布條層層包裹,最終形成的人形便能保證百年,甚至上千年不腐朽。

            “奶奶滴,這尸身就是你煉制的蠱毒的母體!”

            老道士毫不猶豫,以意念招來方才刺入人胸口的劍,利劍從人胸口生生抽出,瞬間血液四濺,腸肚流溢,人瞬間向前栽倒在地,掙扎了一番便沒能再起來。老道士一手握劍柄,另一手作劍指指向那尊木乃伊,隨后凝氣刺出,劍仿佛在半空生出了殘影,刺耳的嗡鳴聲回響神觀境內。

            這回響持續了良久,仿佛時過境遷,陰云都散了,陽光照進來,照進那片瞻望臺,照進那撥弦與鈴聲共鳴的日子,人死不能復生,但記憶會永存,就像溪水流過的每一處地方都會有它的遺跡。

            道士收了劍,走到已沒有生命跡象的老伯身邊蹲下來,然后從袖袋中掏出一尊香爐點燃置于shi體身邊,念念有詞道:

            “魂魄轉去,記憶允留,若有遺愿,在此等候。”

            咒語畢,一縷藍色的熒光聚成的線從shi體口中飄至半空,繞了幾圈,最后團成一個空心的球體,球體的中央傳出一絲喃喃:

            “我乃…神山村…郭氏獨子…郭玉山……”

            那聲音空靈破碎,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老道士問:“郭玉山,你為何要設這蠱陣?”

            那空靈聲音答:“為父母……報仇……”

            “報仇?為什么?我聽說你家屋子不是不小心著了的嗎?”

            那空靈聲音停頓了一會兒,才開口嗚嗚咽咽的道:

            “不是的…不是不小心……是……是……他們…那些神山觀神女的信徒們放火燒死我父母的……那么高的煙,當時還有那么多的人還在收田,田離我家又不遠…怎么可能會看不到?怎么可能會看不到啊……他們都是知道的…他們假裝沒看到而已……我到的時候發現父母灼燒程度很新,而且很嚴重,根本不是什么煙少了幾仗高沒人在附近看到…而是剛剛放的火,還是最大…最大的火……他們不停往屋子里添柴,還故意把雞放進屋子制造并非人為的假象,什么都沒有了……”

            “那弦鈴呢?她是無辜的,她是你的結發妻子。”

            那方才如熊火愈來愈烈的聲音仿佛被一潑冷水澆熄,逐漸冷卻下來。

            “她是我的妻子,是我在這世上最后的親人,我從未想過要害她……”

            “那你為何將她做成蠱毒的母體?”

            “這蠱毒吸收進體內三十年,就算是死人也能夠重新睜開眼睛…重獲新生……我只是想讓她回到我身邊……等大家都只會信仰我們,弦鈴就能過上永生且獨尊的日子…那時…我與她……就能……”

            因恐懼生出的信仰心,那是普通人一輩子都無法觸及的高峰,但他做到了,并維持了十余年。人們根本不會敬仰英雄,而是害怕英雄走后爆發的蠱毒將他們侵蝕、淹沒,最終走向滅亡,人們只是依靠恐懼這種本能去努力活著罷了,不過也是這樣的恐懼讓人們毀了玉山的家,燒死了他的父母,神言就是一切,這種根深蒂固的思想已經無法拔除,除非能有更能讓他們恐懼的事物出現。

            “師父,這蠱毒是近兩年來才開始在神山一帶盛行的,尸身我查看過,最少也都已經存放了20余年,難道在這之前他就已經開始籌備了嗎?”小道士聽了一會兒,搓了搓下巴毫無畏懼的上前來蹲在尸身跟前問道。

            “最開始的十年是為了留住弦鈴的信徒,留住她最后的樣子所以才將她制成干shi,把她做成蠱毒母體是近十年才開始的……”

            “你還害死了多少人?”老道士問那聲音。

            “十一…十一……”

            球中的聲音漸弱,直至快要聽不清楚,老道士閉目嘆了口氣,隨后用銅蓋掩滅了香爐的輕煙,半空懸浮的那顆空心球逐漸散發消逝,聲音也終于盡了。

            神山地理處在百越之地,是氣候溫暖幾乎無雪的地方,他說他在雪中看見神明向自己伸出援手,他說那時漫天飛雪,其實只不過是亂葬崗漫天飛撒的白紙。那天他狼狽的伏在滿地的死人錢上,按照面前渾身纏滿青黑長蛇的蠱神所說,一把一把的往自己嘴里塞入紙錢,再艱難咽下,蠱神告訴他,只要吃了死人的錢就能獲得他的力量,殊不知其實是蠱神將蠱種埋入玉山的體內,蠱神信仰不足,無法長時間現身人間,所以才需要人類代替自己在人間行駛權利。任何愿望都要付出代價,玉山要報仇,神借他的身體橫行人間,最終達成自然契約,循環就此開始。

            “怎么…?”星忍著傷口的疼痛問道。

            “他長時間用蠱,魂魄已經殘損不堪,剛才他沒有力氣繼續說,就自己前往地府去了。”

            “殘損的魂魄也能轉世嗎?”小道士問。

            “能。只要魂魄自己真的想,就能。”

            “噢~這樣啊……”小道士點點頭,略微領悟到了點。

            “好了,我們回去。”

            老道士起身,撣了身上的灰塵欲離開,卻被星一聲叫住。

            “月牙道士!”

            “嗯?”老道士回頭看她,眼神充滿不解,是在叫他?還是不是叫他?老道士眉頭微皺,忽然想起自己道觀的道士服背后都畫著一個月牙形狀的圖案,這才明白她的意思,又氣又好笑的咳了幾聲。

            “咳咳咳…”

            “月牙道士,我想學劍!”星從剛才老道士一系列作法開始就憋了很久,現下終于有機會說出,可星是幾乎半白的一個人,她不懂武學,更不懂道,只知曉剛才老道士在使劍,所以是劍術很厲害,她覺得只要跟著老道士就一定能學成,再用學到的東西保護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事物。

            “不收女徒弟。”老道士冷冷撇下一句,看似是不愿收女子為徒,其實不然。經過剛才的一番,他倒是很欣賞星的膽識義氣,收她這么個女徒弟倒也不為過,可是他那觀內最有聲望的大弟子已過了而立之年,在那一帶也有了自己的一派行事作風,這大弟子本就和星有過節,兩人互相看不順眼,若是在觀里鬧起來了,他這個觀就別想開下去了。

            “為什么?”

            “就是不收。”老道士不悅道,一旁抱著劍的小徒弟見此為師父解圍道:“哎呀,你就別問了,師父說不收那都是有特殊原因的,你不懂的!”

            星沉默,老道士看她無言便轉身走了,她想先帶此方回家,拜師的事情以后再說也不遲,于是背上此方跟著他們一同下了山。

            下到山腳道士與她們分道揚鑣,星背著此方回到家,先把此方安頓好,又去燒了熱水給此方擦手,忽的摸到此方身體已經回到平時的溫度,這才松了口氣,伏在床邊睡著了。

            又過了不知道幾炷香,此方逐漸轉醒,她動了動唇,輕輕喚了幾次星的名字,星從睡夢中醒來,見此方正坐在床上望著自己,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揚,笑容里略有些疲憊與倦意在,此方掀開被子,拍了拍床鋪示意星上來睡一覺吧,星立刻就懂了她的意思,起身爬了上去。

            二人沒有言語,一系列動作都似平常一般默契,或許是經歷了這些實在是太累,回到家就能立刻投入到平時的氣氛當中去,像是只要進了這小木屋的門,就變得慵懶柔軟了,所有的疲勞與壞心情都在這里化成了溫情與暖陽。

            “此方,我睡不著了。”星眨巴眼睛,淺金色的睫毛撲簌。

            “嗯?為何?”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吧。”

            星忸怩著,微微聳肩,好像有點那么害羞又不得不問,她將被子拉過頭頂,聲音從傳出,悶悶的:

            “我想做道士的徒弟,他說不收女……然后另一個道士說…說我不懂的!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意思。”星語氣委屈,在被子里躲著,像極了小孩子鬧脾氣。

            此方最是善解人意,她不可能不知曉這話的意思,你不懂的,還能是什么?不懂人家師父就是好面子,就是擔心你跟人家門徒起沖突壞了自己的門聲唄。

            “嗯…我有一個法子,或許可以讓他收你為徒。”

            “什么?”星聽聞有辦法,這才肯探出頭來看她。

            “你先睡,明早啊,我和你一同去找道長。”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2 www.jgmeibai.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久久国产色AV免费观看,av无码久久久久不卡免费网站,www.尤物.con,一级野外理伦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