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zb3lx"></ol>
      <delect id="zb3lx"><track id="zb3lx"><cite id="zb3lx"></cite></track></delect>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noframes id="zb3lx"><b id="zb3lx"></b>

        正文  第4話群星洞窟尋身世(中)

        章節字數:3642  更新時間:22-11-20 20:0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臨近正月,神山這一帶的農民都開始趕早收拾作物,以備不時之需,從神山上空俯視,人們從早到晚忙碌不停,直至日薄西山才陸續抱著大大小小的筐回家。

            “今年收成不錯啊……”

            一名瘦弱少年倚在土墻邊,手里握著根啃了半截的嫩綠絲瓜,少年呆望著山坡下那些晚歸的人們,慢條細斯用手指刨出絲瓜的瓜瓤然后隨手扔到一邊的草堆里。

            少年又四處閑逛了許久才回到家中,他推開門,見到的卻不是母親在灶前做羹,父親坐在床邊抽著水煙袋,灶臺,窗欞都成了焦黑色,尚且能認出人形的父母也已經雙雙躺在了同樣焦黑的床榻上。

            神山地形崎嶇,倘若屋子起火,要燒到黑煙竄到四十多尺高,最近的鄰居才能看見。

            年末天氣干燥易失火,郭家二老就這樣因一場意外撒手人寰,留當時剛過十三的獨子郭山玉于世上。

            郭山玉奔走多日,終于湊齊錢為爹媽買了一口大棺材,他把爹媽的身體用布包起來,一同合葬進棺,然后和幾個鄉鄰一起找了塊地下葬。

            本身家中就沒多少錢財,又被大火一燒成空,少年沒有辦法,只得漫無目的漂泊,在一年中最冷的時候,一位聞所未聞的神明大人降臨他的身邊,他才得以平安度過寒冬。

            這一年春天,漫山遍野的茶花開的明媚可愛,暖陽溫煮茶花的清香沁人心脾,少年邁著輕快的步伐穿梭于山野間,尋找著那位神的神龕。

            有一天,山玉在大山里迷了路。人已經走了三天三夜,又沒碰上能吃的東西,終于累得癱倒在地上,正當意識逐漸薄弱,一只溫暖的素手攀附上他的額頭,他以為是餓除了幻覺,極力想要沖破這層幻覺,于是他用盡所有力氣抬起一只手抓住了撫在自己額頭的那只手,卻只是虛弱的抓著,再也沒有多余的力氣搬起那只手。

            那手的主人以為他是在求救,于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背回了住處。

            郭山玉再度睜開眼時身周已是陌生的光景,只有一個在剛才的朦朧記憶中出現的人背對著他坐在爐火邊。

            那是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少女穿著的服飾與少年故鄉的服飾有幾分相似,只是整體顏色以淺青為主,玄色為輔,水色的繡鞋上繡著的壁虎靈動,與衣角花紋的款式相互輝映。

            后面的幾日里,少年幾乎每時每刻都跟在少女身邊,少女名叫弦鈴,十四歲奉神女之命來到神山觀中做了小道姑,沒有神女的命令就不準離開道觀,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弦鈴終于到了該婚配的年紀,神女讓那些不想再呆在觀內侍奉的道姑都下山開親去了,唯有弦鈴自愿留下繼續侍奉,神女見她如此衷心,便準許她在觀侍奉期間開親婚嫁。

            弦鈴今年開春兒剛過了十七,少女的心事如春天含苞的茶花般悄然開放,對每日與自己相對的郭山玉暗生情愫,她已決定將自己的后半生都拿來陪伴郭山玉,只是礙于羞澀,不敢將這份含蓄的情感說與郭山玉聽。

            “山芋山芋!”

            這是弦鈴給郭山玉起的綽號,由來是郭山玉的名字聽起來實在是太像“山芋”了,弦鈴這樣叫他,他也應,這似乎已經成為二人共同的習慣。

            山間的茶花樹枝葉翠綠如玉,神山觀前胡琴彈撥聲動聽輕快,搖鈴聲聲清脆,回響山谷。

            小妹夜里思憶苦,問問阿哥可有情?

            蘭色薄衫和布裙花鞋,碎花樣式的銀釵別滿了發髻。這里有個規矩,新娘出嫁時腳不能沾地,必須由新娘的長兄一路背著到新郎家里,沒有大哥的話就讓堂哥來背,弦鈴沒有兄弟姐妹,郭山玉又沒有家,神女便請來自家的長兄,讓弦鈴認他做堂哥,讓他背著弦鈴只走到神觀背面的大瞻望臺處就好。就這樣,神女的哥哥背著弦鈴走啊走啊,弦鈴額前兩捋銀流蘇隨著崎嶇的土路來回搖晃。掛在石柱上的銅鈴叮叮當當的,陽光照在弦鈴身上,好像也在叮叮當當的響著。

            終于來到了瞻望臺,弦鈴被輕輕放下,小腳踩在綿軟的淺粉色羊毛毯上,一步步走向她的玉山。空中有飄擺的彩旗,還有盤旋的紅尾羽鳥,此番祥瑞之召,似乎是整座神山認定了這對有情人,而對他們降下了祝福。

            廣闊的天地間,空曠的瞻望臺上,只有他們與神女的身影,沒有伴郎伴娘,只有一位見證人站在他們二人中間。

            后來神女人老鐘盡,將位置傳給了弦鈴,再過后的十年里,弦鈴和郭山玉一同救助過不少有困難的孩子,并將他們其中的一些流浪兒收養入觀,賜予了他們新的人生。觀里成年的孩子大部分都選擇留下來,剩下一部分孩子選擇下山討了好生活就回來孝敬夫妻二人。

            有一年,山下村子出了瘟疫,還將瘟疫帶到了山上來,弦鈴見病人痛苦不堪又暫無依靠,就在觀外一里地不到的地方建造了一間小院,又將病人接到小院內進行隔離,休息,養病。

            小院內有病人不聽話跑了出來,弦鈴和山玉去找,沒有找到,便封鎖了小院和神觀,擔心病人接觸更多人從而導致交叉傳染。這病人倒是不理解弦鈴的做法,砸門,翻墻要進小院,弦鈴不讓,他便攛掇其他病人一起反抗弦鈴的封閉式隔離,弦鈴和山玉扛不住他們的攻擊,決定先回到觀里保護剩余的孩子們。可對方人多,并且當時他們人手拿著一柄長桿,一個個好像以為自己是什么正義的使者,高嚷著要談判,甚至已經準備破門而入,弦鈴沒有辦法,只好放他們進入神觀。

            談判進行的很順利,后面的幾日里病人們都按照約定沒有再造反,但是弦鈴和山玉必須為他們提供絕對的自由環境,可以不下山,可以不進入神觀,但是要允許隨時都可以進出小院,弦鈴已經沒有別的辦法,雖然一開始是不同意的,可她現在只能如此,如果不聽從他們的要求,神觀里孩子們的性命也許就保不住了,保護眼前能保護的事物,把有把握的事情做好再談嘗試,再談創造奇跡,這才是最重要的。

            意外還是發生了,一個已經快要痊愈的病人半夜喝高了,偷偷翻墻進了神觀,第二天一早,弦鈴在后院發現一個睡得正香的醉漢橫在草叢里正高聲打著鼾,山玉見狀急忙把后院也進行了封鎖,不讓孩子們過去,但是已經晚了,有幾個孩子已經開始出現發熱,嘔吐,腹瀉的癥狀,山玉讓弦鈴做好自我防護,自己則去將那爛泥般的男人拖出神觀,扔到小院旁邊的小喬樹下,小院里本身人不多,少了一個病人必定會引起騷亂,于是山玉決定留下在小院說清楚,直到解決了這件事,正好也能給其他有心無勇的病人給個警醒。

            弦鈴沒日沒夜的悉心照料著孩子們,好幾次都幾近昏厥,有一些成年的孩子們不忍心,便懇求弦鈴回到屋子里休息,讓他們代替照看生病的孩子就好,弦鈴拗不過孩子們的祈求,本以為這陣風頭馬上就會過去,可某天早晨,弦鈴被一陣鳥叫吵醒,當她推開房門時,院內卻安靜的可怕,沒有孩子們平時嬉鬧的聲音,也沒有山玉的身影。

            弦鈴不等反應過來,寒冷的山風變將她額角的鬢發吹亂,她仿佛看到孩子們不辭而別的身影就在前面。后來過了三天,她聽說山下有一群聚在一起的shi體,看上去都面色發白是,印堂幾個大的帶著十幾個小的,躺在土上,臥在樹叢邊。她這才明白了,原是孩子們在她休息的幾天里都感染了瘟疫,所以集體出走不連累自己。

            人走光了,觀空了,只剩她一個,再怎么凄凄艾艾,再怎么怨天尤人也沒用。

            弦鈴因此一病不起,又不小心沾了風寒,人在身體最差的時候最容易被病毒侵入,于是沒出一日她就染上了瘟疫,她沒有力氣起床煎藥,身邊也沒有人,甚至一杯熱水都沒有。

            等到玉山處理完小院病人事件回到神觀時,弦鈴已經臭了。

            玉山的弦鈴,那個從來都很愛干凈的女孩竟把自己弄的這么狼狽腌臜,那個被背著走向她的郎君的少女,那個被她自己的善良害死的玉山的妻子——弦鈴。

            山依舊碧綠的像一塊巨大的玉石,但卻再也沒有撥弦聲,再也沒有搖鈴聲了。

            玉山后來走了很久,直到他找到了一個能讓弦鈴永遠的“活下去”的辦法——

            那天大家都奇跡般的痊愈,晌午神觀來了很多前來祭拜的人,因為神觀只剩下山玉一人,有人說弦鈴是帶著孩子們棄觀遠走高飛了,有人說弦鈴作為祭品獻給神山,從而使人們的病情好轉了。

            “弦鈴道姑死了啊?她是不是……”

            一個村民走到玉山面前問道,四下有村民也有聽到他所問,都跟著好奇地湊上來。

            玉山沉默了良久,村民們見他不開口,便又開始閑言碎語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她已經死了,我聽說神山每過一百年都要鬧一次災,只有神女出面獻祭自己的生命才可以平息災難呢,不會是真的吧?”

            “她沒死。”

            只聽玉山輕輕脫口而出這一句,聲音雖輕卻有力,四周圍著的村民皆等著他將如何解釋。

            玉山先是低下頭,肩膀微微下沉了,隨后緩慢抬起頭,眼里帶著平淡的笑意,卻讓人脊背生寒,渾身發毛。

            那之后,雖沒人再見過弦鈴,但謠言卻在整座神山傳開,從謠言到傳說,越傳越邪門,頭傳回玉山耳中時,已經是一段他都未曾聽過的神話了。

            那群村民們還算仁義,為祭奠弦鈴的功勞專門在神山挑選了一處天然洞窟內建造了一尊巨大的弦鈴的石像,石像頭頂大帽,意為頂替災禍,保護世間眾生。玉山因是弦鈴這些年身邊唯一的內人,又稱弦鈴還活著,便順理成章成為了神觀的掌事人。這里的風俗是女為貴,男為輕,玉山作為和弦鈴功勞平齊的男性,也是弦鈴的丈夫,村民卻不見得會聽玉山的話,所以玉山只能以神女弦鈴傳話為媒介告訴村民們弦鈴還活著,大家一定要去多祭拜她。

            人存在的意義就是被人記得,人們奉弦鈴為人神,就會有更多的人記得弦鈴還活著,對于玉山來說就有更多的安慰,他麻痹自己,欺騙自己弦鈴還活著。

            命斷念不斷,大抵就是這個意思了吧。

            玉山也想過告訴人們真相,可大家也都是靠著這個信仰活下去的,他不想毀掉人們相信了幾十年的信念。

            一個謊要用無數個謊去圓,玉山已經撒了太多謊,他只能獨自一人一直把這場戲演完……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2 www.jgmeibai.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久久国产色AV免费观看,av无码久久久久不卡免费网站,www.尤物.con,一级野外理伦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