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zb3lx"></ol>
      <delect id="zb3lx"><track id="zb3lx"><cite id="zb3lx"></cite></track></delect>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noframes id="zb3lx"><b id="zb3lx"></b>

        正文  第2話偶遇道人,與君分別

        章節字數:4362  更新時間:22-11-20 20:0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街道邊熙熙攘攘,穿百家衣的大娘嗓門略高,嚇得門口淌水的鴨子飛掉幾根毛。

            “誒呀呀呀呀呀,你這個阿妹怎么穿了鞋就跑呀!”

            此方三兩步上去一把把人拉回來,然后連連道歉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阿妹剛從外地過來,不太習慣…我現在就付錢!”

            大娘見此方態度好,便不再追究,收了錢就趕緊讓她們走遠點了。

            “星,我說過什么?你不記得了?下次可不許再拿了人家東西就跑了!”

            去買鞋這一路上,星又是拿了別人編好的草席,又是順走了小販掛賣的咸魚,滴滴兜兜掛了一身,此方跟在星身后光顧著說好話跟付錢了,直到剛才才發起火來,雖然都是裝的,因為此方根本不會對誰真的發怒,連剛剛一番訓斥語氣里也是帶著溫柔的。

            星緊握手里咸魚的尾巴,歪頭問道:

            “星…?”

            此方愣住,這是早晨星還在昏迷當中的時候自己給人隨便起的,到現在也沒有問過人家的姓名,確實有些不禮貌了,不過…從天上掉下來的人…真的會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呃,對不起啊……這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看到你頭上的五芒星發飾很漂亮,就這么叫了,如果你很討厭我這樣叫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星,就叫星。”此方話音剛落,星就立刻回答道。

            此方呆呆看著她,歪頭道:“就叫星?”

            “我的名字,就叫星。”星閉上眼,再度睜開,鄭重其事的盯著此方。

            此方感覺仿佛就要被她的眼神穿透了,那一瞬間她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人或許真的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又或者…就是“春神”也說不定。

            咕嚕嚕嚕……

            此方視線移到那聲音的來源上——星的肚皮。

            此方上前一步牽上星的手,深深嘆了口氣,然后笑盈盈道:

            “好啦,我知道你餓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星。”

            星從剛才被訓話開始就有些神情呆滯了,聽到要去吃好吃的,那張似乎很難有精氣神的臉竟展露出笑容來。

            二人攜手來到一處幽靜茶館,此方拉開木椅讓星坐下,自己拿起桌上的茶壺斟了兩杯清茶,將那杯沒有一點茶屑的茶推到星面前。

            星還沒端起茶,桌子突然一震,門口幾個身穿紺色道袍的少年大搖大擺的跨過門檻走了進來,因為開門的力度幾近踹開,店內的客人都被驚得一怔。此方下意識伸手去握星的手,星視線偏移,先是看了一眼此方,然后徑直向那幾個少年看去。

            那幾位“大人物”是從上游來的,今年剛剛在這一帶地區建立起道觀,按照他們常說的——他們將偉大的祖師爺帶來這里,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信奉他們的祖師爺,讓更多的人入觀為道,只是他們的作風一向是坑蒙拐騙,專坑少年人進入他們道觀做免費苦力。

            茶館老板早就清楚得很,連忙湊上去端茶送水。

            坐離窗邊最近的那少年先開口嚷嚷道:

            “不要你的茶水,都是糟踐的貨!我們喝了要損身的!”

            他趾高氣昂的擰了把鼻頭,一旁協同的少年也從懷里掏出一個花木盤子,道:

            “我們聽說這里有妖怪,特地來捉妖的!”

            茶館眾人一聽捉妖,便開始議論紛紛。

            此方面露難色,手指微微顫抖幾次握緊星的手又松開。

            星本身就是不明不白天降的人,說不定根本不算是人,難道是這幾個小道士看出什么端倪來了?

            此方起身,拉著星想要離開,卻被那幾個少年攔住了去路,此方閉眼想要帶著星直接沖出去,不料那幾個少年拿出他們隨身攜帶的“法器”直接將此方和星圍了起來,那個拿盤子的最先上前來,對著此方一頓嘰里咕嚕,不知道念了些什么,只見那少年伸手直接扯住此方的領口高聲道:

            “你跑什么?難不成你就是那妖怪?”

            此方雖被拽住領口卻顯得毫不慌亂,柔聲道: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我今天只是帶小妹來茶館吃茶,沒想過什么妖怪不妖怪的。”

            架著木劍的少年一笑,往下瞥了一眼此方領口素白的肌膚,譏諷道:

            “小姑娘,你可知道我們是中原來的修道之人?今天受師父派遣,特地到此地來捉妖,那妖怪可兇狠,見人殺人,見鬼殺鬼,所到之地皆是寸草不生,春不降臨啊。你一個小姑娘,生的這么白,可千萬要小心啊,特別是夜深人靜的時候…”

            這少年道人話里有話,說到最后一句時,語氣竟還帶著一絲猥瑣。

            茶館角落忽然有一老伯舉起茶盞道:

            “小伙子,不如過來這邊坐坐,同我講兩句是什么妖怪敢這么猖狂,好讓我今晚去瞧見瞧見。”

            那老伯胸口懸著一面圓鏡,一雙布滿老繭的大手在木桌上用十指輕輕摩挲,像是在描畫著什么。

            少年先是愣了一會兒,最終忍受不了四周投來的目光,緩緩向老伯走去。少年站定在老伯面前,老伯不抬頭看他,一雙灰眸只是盯著少年的腳下看。

            “喂,老伯,你也是來伏魔降妖的?不過我話先說在前頭,不管你多厲害,這片地兒是我們先找到的,你可能要去別的地方找找了,哥們幾個可不會看你老就給你讓地方…”

            未等少年說完話,老伯忽然站起,拍桌使茶盞凌空飛起,再被那只大手給穩穩接住,老伯笑笑,道:

            “少年人,若是真的來降妖除魔我不會攔你,年輕最好多給自己積德,不要盡做些讓師父顏面盡失的事啊!”

            “你說什么!你也敢說我師父!”少年急紅眼,抽了木劍刺向那老伯。

            老伯輕微側身躲閃開少年的攻擊,那雙灰眼睛一絲未動,只是單單看向身朝的方向——原來他是個盲的,那雙無神的眼睛原來是因疾病蒙上了一層東西,才顯現出灰色的瞳孔。

            少年又一個箭步刺過去,老伯抬腿猛地將那少年的木劍踩在地上然后用力踹了出去,木劍從中間斷裂開來,最終滑到其余幾名少年的腳邊,那幾名少年嚇得不輕,紛紛低頭認錯: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馬上就走!”

            那名斷了法器的少年忽然眼紅如血的哽咽起來:“那是我師父送我的…!你怎么能……”

            又有一名少年上前道:“師兄我們走吧,要是讓師父知道了,我們都跑不了的!”

            那少年哽咽了一會兒,抹了把眼淚和幾個兄弟一塊兒沖出了茶館。

            星和此方在一旁觀望許久,見老伯還站在那里,應該是怕他們再去叫人過來,于是此方上前道:

            “老伯…謝謝您,我和小妹能為您做些什么嗎?”

            老伯雖看不見,其他感官卻是敏感的很,他腦袋忽然微微轉向星,道:

            “你這小妹不是人。”

            “啊…?”

            此方當然知道,會從天而降還毫發無損的會是人嗎?此方此時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與那老伯一同愣在原地。

            又過了半晌,此方帶著星將要離開,老伯卻突然開口道:

            “你那小妹,要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三天后就來西北面的神山找我吧,記住,只能她一個人來。”

            話畢,此方還沒反應過來,老伯便已經從茶館的后門離開了。星低頭緊握此方的右手,此方也回握回應道:“別擔心,你想去我就陪你一起去…好嗎?”此方比星高出一些,此方只要低頭,就能看到星的鼻尖和纖長的睫毛,此方看著星,就好像自己又有了家人一般,雖是心中很想陪在星的身邊,無論她去哪里……但此方只用了請求的語氣,她問她可以嗎,好嗎,只想再多聽聽她的意見,如果能讓自己陪著她就再好不過了。

            窗外又在滴滴答答響個不停了,春興村這一帶總是一日晴,三日雨的,連續下了兩天的大雨后終于見得雨小了些,此方又帶著一筐小喬葉去了神龕。

            神龕周圍已是深水淤泥長滿苔蘚,泥水漫濕鞋襪,稍有不慎就會滑倒,此方小心翼翼把小喬葉鋪上,長舒了一口氣,忽然感到雨好像驟停,不再打在自己身上。

            此方抬頭看,一把天青色紙傘遮在自己上方,一只素手握著木質傘柄,手腕骨節處微微透紅,此方轉頭看向背后,是星。她金絲如瀑傾瀉于身肩頭,那顆矚目的五芒星發飾上掛了水珠,反射著青藍色的傘面。

            此方起身,因地上太過泥濘,下意識伸手去扶了一把星的腰,此方隔著布腰纏摸到星柔軟的側腹,又輕又軟,此方不敢使勁,于是腿用上力,手指只敢虛扶著她的身體。

            此方覺得有些尷尬,她又伸手去接傘,然后點了點頭。星似乎讀懂了她的意思,主動牽上此方的另一只手然后與她并肩站著。兩人雖然沒說一句話,卻好像已經交流了許多。

            遙遙看去深林,喬木枝丫露水,青袖白布裹腰,女兒同撐一支傘,雙雙攜手還家。

            此方已經習慣星呆在自己身邊,每天就這樣,下雨了一起撐傘回家,天晴了就出來曬床鋪,有一天早出晚歸,又有一天整日待在家中,時而織布機吱扭作響,時而詩經聲聲誦讀,恬靜美好。

            真的好久啦…好久好久沒有人陪在自己身邊了,即便是認識了三天的人,也是相當珍惜的。此方明白自己的私心,她想把星這樣孤苦伶仃的人留在身邊,她明白自己也是一樣孤苦伶仃。若是給了人一口甘泉,再將人丟入茫茫沙漠不給一滴水,再給予甘泉,再丟回去,這個人一定會在渴死前自行了斷的,誰都受不了一遍又一遍的得到,再失去。

            二人回到院門口,此方沒有收傘,而是斜視了一下星握著自己手掌的手,輕輕道:

            “假如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還會不會回來這里?”

            星轉頭,她的目光與此方的目光交疊。

            星接過傘柄收了傘,把傘靠在墻邊,而后道:

            “回來。”

            此方應了一聲,然后沒有繼續問下去,而是提起剛剛放好的紙傘拿進了屋。

            此方與星居住的小院兒夜間有許多聲音,狐啼,鹿鳴,蟲群高歌,貓咪翻越木柵欄在院里四處散步。

            今夜沒再下雨了,此刻夜空清澈,繁星閃爍。星睡不著,便翻身坐起,發現此方卻不在身邊,星急忙下床,連鞋子也顧不上穿,赤腳出了門。

            小屋的空間不大,下了床走出門就能通過房門看到院內的景象,星站在門口,看到此方正坐在一個小木凳上拿著那把天青色的紙傘繞繞編編,在沒有燈火的環境下,此方就這樣借著月光仔細編制著什么。

            星慢慢走向此方。

            “你醒啦,是不是睡得太早啦?要不要再去睡一會兒?”此方聽到動靜,回頭淡淡微笑著道。

            “你在做什么?”星問道。

            此方將傘展開舉起來轉了幾圈,道:

            “你明天就要出發了,這把傘是我阿媽給我的,用了許多年了,傘骨有些舊了,我纏些竹條上去固定一下,你看,是不是像新的一樣?”

            “你做了很久嗎?”星問道。

            “沒有很久,就做了一小會兒。”此方道。

            此方收起傘,又張開傘,確認傘骨綁結實了沒有任何問題后拿起了腳邊放著的一盒筆墨,她捻起筆舔舔筆尖,然后低頭在傘面寫了幾行豎著排列的小字。

            星好奇的湊過去,仔細端詳著此方寫下的異族文字。

            傘上每一個字的字體都形似漢文的“多”字,比劃有頭有尾,字整體纖細。待此方落完一筆,沒有再繼續寫下去,星才開口問道:

            “這是什么文字?”

            此方莞爾一笑,溫言道:

            “星大概不知道這個,對了,我忘記了,星應該是認得漢字的吧?這是女書,我阿媽教給我的。”

            “女書?”

            “女書是女子們互相傳遞消息的工具,和平時男子們說的不一樣,我阿媽不是春興村出生的,這是阿媽故鄉那邊的人會用的書法。雖然春興村不需要女書,但是阿媽說會多一種書法將來對自己有用。”

            “為什么女子之間會用單獨的書法?”

            “聽我阿媽說,她們家鄉的男子都是寫男書的,為了方便女子與女子之間的通信,就發明了女書,這樣一來,多種多樣的書信方式就出現了。其實還挺有趣的,我阿媽家鄉的婦女有唱歌堂的習慣,她們就常常聚在一起,一邊做女紅,一邊唱讀、傳習女書……寫在扇子上的叫”歌扇”,寫在紙上的就叫”紙文”,繡在帕子上的呢,就叫”帕書”。”

            此方將傘平放在腿上一邊等待墨汁晾干,一邊跟星說著女書的故事。

            星也聽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自覺中她已經席地而坐,雙手搭在此方的雙膝上,呈現出一個舒適的側倚坐姿,眼皮不停打顫,最終在對方的一呼一吸中沉沉睡去。

            此方講完,撐開紙傘遮在星的頭頂,阻斷了夜空中傾瀉下的月光,擔心這一星半點的微光會打擾了膝上人的美夢。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2 www.jgmeibai.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久久国产色AV免费观看,av无码久久久久不卡免费网站,www.尤物.con,一级野外理伦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