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zb3lx"></ol>
      <delect id="zb3lx"><track id="zb3lx"><cite id="zb3lx"></cite></track></delect>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noframes id="zb3lx"><b id="zb3lx"></b>

        正文  第1話天降…?

        章節字數:3139  更新時間:22-11-20 20:0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上有仙界稱人間為“云下”,仙界為“云上”。江南下游有一族群傳說每八百年一“奇遇”,奇遇時,信徒所信奉的神明會身披繽紛鮮花與流光所做成的綢帶從天緩緩而降,牽起信徒的手,連信徒乘坐的小船一同帶向天際。

            江南正值七月中旬,臨近大暑,暴雨洗滌過的水天一色下,長街與短街成為橫穿這一幅水墨畫的點睛之筆。此方撐一支竹竿推動小船穿過橋洞下。岸邊小孩子笑著,跳著邊喊她此方姐姐,邊把手里的枇杷丟向她的船,果兒精準落進了船尾的小艙里,經過這么幾番丟果子,船艙里穩穩的壘起了枇杷小塔。

            又穿過一條街,最終將船靠了岸,此方彎腰去拾起船艙里的枇杷,解開束在肩背的束袖繩,再用袖子兜著枇杷走上岸。

            “此方,今天收成不錯,給你一筐吧!”

            剛上岸就看到打漁歸來的余伯提著一筐魚遞給此方。

            “余伯伯,不用了,家里還有好多吃不完呢。”此方笑道。

            “哎,你一個姑娘家家一個人住,說不困難我不信的,你快拿著,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說!”

            “好,謝謝余伯!”

            此方回到家,趁著天色還未完全暗下來,她將枇杷裝盤,又背了一簍水果來到一處小山包,隨后蹲下來仔細擺放果盤,沒有插香。她跪下來,撣撣粗布裙上的土,然后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墓碑上寫著的幾個字:

            慈父林信辰屬虎生五月十二母顧藍琴屬牛生六月初二春興村人士立碑人孝女林此方

            此方的父母都是這一帶的遺孤,18年前,夫妻二人來到春興村生下自己,家中貧寒,母親食粥節糧,訓擾常常繞耳畔…

            “我父林信辰,于生之時,上尊長輩,尤敬二老,提壺暖褥,全心為孝。養妻及女,盡心極力,珍妻如體,為夫之楷,憐護愛女,現身說法,日盼成材…如今女已成人,待女整頓修葺神龕,便來尋二老。”

            此方回憶起,父母親乘船離開時叮囑自己的,什么時候該給家旁邊那個神龕添點香,每到梅雨季就給廟屋檐鋪上些小喬葉,什么果兒什么時候成熟就該摘了,免得落一地可惜。本以為是像平日離家前那樣囑咐自己,可等了又等,雙親卻再也沒有回來,鄰里鄉親們都說她父母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可她就是不信,因為沒有見到父母親的yi體,見不到,就不是死了,一定在某處等著她去帶他們回家。半年過去了,此方也慢慢開始相信鄉鄰們的說法,便在家的后面立了兩塊石碑,以此提醒自己時刻想念雙親,石碑上只有父母的生辰,未曾見仙逝之時。

            此方今日拜見完父母,起身準備離開,忽然她抬頭朝頭頂的天空望去,望到云的邊緣,朦朦朧朧,好似有什么東西正在逼近,她覺得興許是看錯了,揉了揉眼角,低下頭又繼續朝下山的土路走去。

            轟隆!——

            巨響伴隨一道明亮的光輝,此方所在的位置恰巧是山坡的斜坡,一瞬之間頂部隆起的小山包和此方她父母的石碑被炸得粉碎,碎土仿佛時間暫停般浮在光輝當中。

            光在流動……不對,那不是光,那是一條流光似的綢帶,此方慌亂中透過那片光輝看到一個人影,那人影因強光照射渾身透著柔光,此方瞇眼仔細將那人影看清楚,那光輝中的是一個身形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女,這少女如瀑金發散在身后,身披流霞裙浮云好似彩墨星點暈染,叮咚步搖墜發間,渾身一絲不掛,玉體盡顯。光輝持續了良久才逐漸消減,此方腦中閃過父母曾經常常掛在嘴邊的“奇遇”,據說春神降臨之時,花團錦簇,神光普照,與現在眼前這幕仿佛重疊上,父母當時說什么都要追隨的春神,會不會就是她呢?

            “要掉下來了!”

            只見空中那少女忽然像是綁了鉛般墜向地面,此方見狀慌忙跑向她,拼命向前伸手想要接住人,此方整個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穩穩的接住了她,奇怪的是這少女竟不及自己一半體重,抱在懷里就好像一片被褥,軟綿綿,輕飄飄的,這次離得近了,此方把少女整個看的更清楚,這少女膚若白玉,雙眼緊閉睫毛纖纖,與那神龕中畫像上的仙女有幾分相似,此方望而生悲,因為想起父母就是為了那仙女而去,想到這里此方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只是像而已,并不能說明什么,如若有疑,先把人帶回家再調查才行。

            此方用手指去探她的鼻息,還有微弱的呼吸,得趕快把人帶回家。只見此方扯下罩裙扭成一條粗繩,再把人和自己系在一起把人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

            此方所居住的山區為多神信仰,山間神龕廟宇一座接一座將整座神山重重環抱,雨后的神山彌漫著濃霧,遠看仿佛就是一座巨大的朝圣墓園,此方父母供奉的那位“春神”只不過是巨大墓園中的一塊石磚,甚至是一粒砂土,更何況幾十年來都沒有任何人來上供過,早就已經沒人會記得那里,此方的父母走后,唯一還存留的信徒,就剩下此方一個了。

            此方抹了把臉上的水漬又給身體蓋上一些新的小喬葉,她見雨太大葉片根本擋不住雨水便被沖垮,便把傘撐開直接靠在神龕邊給神龕擋雨,自己淋著雨跑回屋內。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頭上的五芒星真好看,我就叫你星吧~嗯……早上背著你走了很久的山路,雖然你很輕,但是我還是有點累了,躺在你旁邊可以嗎?就小歇一會兒,不會睡著的……對了,我聽鄉親們說,仙人下凡的時候相當壯觀呢,你也是仙人吧,嘿嘿,我是不是問題有點多?對不起,我家很久沒有來過別人了,上次來人還是前年余伯過來送了幾條咸魚就走了……”

            床上的少女還沒醒,此方坐于床邊不由自主就對著她說起話來,越說越多,越說越困,此方便躺在少女身邊面向她繼續說些有的沒的,直到自己終于還是睡著了。

            屋內窗子都未關,潮濕的風攜著些許雨絲打到還在睡夢中的二人身上,此方迷迷糊糊中感到有什么東西壓在自己手上,想要抽走卻被死死擒住,雖然還是很困,但不得已此方只好睜開眼一探究竟。

            此方睜開眼,眼前不是熟悉的窗,而是那少女側過身來面對著自己的睡顏,少女的一側臉頰壓在自己手心,是軟糯又冰涼的觸感…此方震驚,稍稍挪動了一下那只被壓著的手,少女應是被驚動了,緩慢睜開了雙眼,此時次方的視線就再也無法移開少女那雙眼了。

            那是一雙明亮清澈的橙色眼瞳,像太陽般溫暖又有種說不上的熱烈感,像是天邊燒著了的云彩,沉入潮汐的銀盤,山巔翱翔的百鳥,搖曳熾烈的紅楓。很久以前……應該是看過這雙眼睛的,兒時在春神廟里跪著祈禱的時候,桌上的老鼠打翻了油燈,自己就趕緊爬起來去扯墻壁上的掛畫,好不容易撲滅了火,畫中的春神也已經燒的只剩下上半身了,春神的披帛和衣擺被熏得發黑,唯獨那雙眼睛還明亮著。

            此方抽手,尷尬的朝她笑笑,少女睫毛顫動,又簌簌闔上眼簾,溫軟懶散地吐出幾字:

            “你。是。誰……”

            “我……?”

            此方心中一怔,從她把人帶回家就沒想過要怎么解釋自己是如何把她帶回來的,難道要如實回答你突然從天上掉下來把我爹娘的碑砸爛了,然后是我背你回來的嗎?

            “我叫…林此方,住在春興村外圍…生辰二月初二……”這樣如同衙門告狀報身份地址似的全盤“供出”屬實是此方的作風,如果不是只被問了她是誰,恐怕她是又要說更多更多…

            此方啪的一下從床上坐起,在裙擺上擦了擦手心因緊張冒出的汗,枕邊的少女也坐起身,身體搖搖晃晃,眼神昏沉憂郁。

            “我去給你倒水!”此方趕忙下床去,可是鞋卻怎么也探不到了,此方彎腰下去摸索著,忽然床上坐著的人也有了動靜,她緩緩伸下兩只腳,此方正好抬頭一看,那雙穿著自己淡藍繡鞋的腳就在自己眼前踢呀踢的。

            此方心想,這不是我的鞋嗎,怎么會在她腳上?難道是繡鞋回魂,長腳自己跑到別人腳上的?

            “你冷嗎?”此方問道。

            此方為人處世柔和,從前除了照顧好自己,也要照顧父母的衣食起居,此方早就習慣了替別人著想,即便是自己的鞋子不知為什么跑到她腳上去,也馬上會覺得對方是不是冷所以才借走鞋子穿。

            “嗯…”少女低頭看著自己腳上磨了邊卻干干凈凈的繡鞋,回道。

            “原來你剛才起來過了啊…對不起,我睡的太沉了沒有注意,你先穿著我的鞋吧,等雨停了我帶你去買新鞋!”此方輕輕捧起少女的腳讓她的雙足緩慢落地,等確認人可以站穩后再拿開墊在她足底的手。

            少女向前走了幾步,又在原地轉了兩圈,然后轉身呆呆望著此方。

            “嗯?怎么了?”此方歪頭不解道。

            少女閉上眼,嘴角微微上揚搖,然后搖搖頭道:

            “沒什么…”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2 www.jgmeibai.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久久国产色AV免费观看,av无码久久久久不卡免费网站,www.尤物.con,一级野外理伦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