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zb3lx"></ol>
      <delect id="zb3lx"><track id="zb3lx"><cite id="zb3lx"></cite></track></delect>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del>

      <del id="zb3lx"><noframes id="zb3lx"><b id="zb3lx"></b>

        談婚論案:法醫嬌妻別動刀

        熱門小說

        正文  第13章被你慣壞了

        章節字數:3118  更新時間:22-09-25 08:0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舒家。

            嘭,上等的青釉茶盞在桌面抖動下,被震落在地上,結成了無數塊瓣片。

            “這么大事啊!昨天晚上回來怎么不說呢?”

            厚重蒼老之聲如雷貫耳,炸了舒雅,驚得跪地腿不停地顫抖。

            “爺爺,我……我怕!”

            舒雅聲音一顫,本來不太清醒,在舒家老爺子這一嚇唬下,更是亂了陣腳,一時間口吃得無言以對。

            “你怕了嗎?那你姑姑哪去了啊!她今天死得那么不明不白。你竟然還要瞞天過海。你究竟是想怎么樣?”舒老雖然已年逾七旬,但他年事已高,體力尚硬。

            沒有因為這個突然傳來的不幸消息而嚇得病倒了。

            “爸爸,小雅不是故意的。她還太小了,碰到這種事,光受驚就會嚇得她六神無主。小雅想不起來了其他什么事?”秦藍究竟心疼她女兒,見她跪在冷地,小臉白里透紅得嚇人,忍無可忍地替女兒說話。

            “你這個女兒被你慣壞了,你也有臉面出來講話了!”老爺子橫眉冷對。

            秦藍含冤受屈地倚在老公懷里尋找慰藉。

            孰料一向對自己寵愛有加的老公這一次卻表現得不高興。

            她心有不甘:“爸爸,你這句話錯了。心寧出了大事責任怎么能歸咎于小雅,要不是她恬不知恥地逼迫小雅給封家家主下了藥,她又怎么會死于封家家主的房間里。”

            秦藍瞬間氣得口無遮攔,舒老爺子等人聽了她的講述后,面色不甚樂觀。

            眼看老爺子就要向她發難了,一旁向來不敢開口的舒縉以退為進,首先向老婆發難:“閉嘴!”

            “爸,秦藍并不是故意那么說,只不過小雅還太小,而且頭一次看到這種情景,難免有點怕怕。所以沒能及時把這一情況說出來,無可厚非。你不要怨她!”

            舒縉性格與舒心寧不同,一人唯唯諾諾、一人膽小如鼠,是舒老爺子的始終遺憾。

            “你繼續護著她!心寧可是你的妹妹。她如今已經去世。你不難過么?”舒老爺子怒視舒縉,恨鐵不成鋼。

            雖然此事心寧最負責任,但她究竟是他養了那么多年的一個女兒,而他這個女兒喜歡封遠霖,他心知肚明,對她去封家更是熟視無睹,只需她能夠讓封遠霖對她產生好感,那他就樂見其成地與封家結親,誰知這個不聽管教的閨女,竟做了如此大膽之事。

            如今不僅人沒了,也把舒家的顏面丟盡了。

            “你下了藥的事有誰知道,封家是否知道是你干的?”

            如今人已經死了,追究再多都無濟于事,即使他們到封家要求一個交待也很平常,但自己家女兒下藥在先,也是舒家理虧在線。

            已經折了一個女兒了,不能把孫女也折了。

            “封家人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姑姑跟我聊天時,有人聽到了。”

            舒雅馬上供出葉姝:“葉家小姐葉姝,北勵哥哥跟她感情好像還是很好,只是不知是否跟北勵哥哥說過。”

            她連抬頭也不敢看,爺爺這種威勢使她有點吃不消。

            “爺爺,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這樣了。”舒雅承認錯誤異常迅速,舒老爺子對她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這些天哪都不能去,待在家里。”舒老爺子拄著拐杖厲聲呵責。

            “還有你,管好你的妻子,這段時間叫她學學怎么說話!”

            對秦藍,舒老爺子沒有手軟。

            舒縉低下頭應聲說:“爸,還是我陪你到警局一趟,接妹妹回來!”

            舒老爺子點點頭。

            待父子倆走后,秦藍把女兒扶起來,心痛地說:“小雅,疼不疼啊?媽幫你弄些藥酒來擦吧!”

            “謝媽媽,太痛了!”舒雅從來沒受過如此罪,哪受得住呢。

            秦藍看女兒痛苦地扯著成團的小臉,咬緊牙關,嚴厲地說:“小雅,我們走!到你姥姥家去吧!舒家男人太離譜了!”

            舒雅捏著她酸軟酸痛的雙腿,想起爺爺的話,她仍心有余悸:“媽媽,爺爺剛剛說過不準我走,要么我們就老老實實在這兒,免得爺爺回來后,會再次發火的。”

            “那老不死的,氣死就氣死,氣死比較好。他一開始本不答應你爸娶我的,如果不是你姥姥,恐怕我們母女倆根本談不上名分。”

            秦藍一想到自己年輕時的經歷,心里火就更大了。

            她沒想到,分明就是舒心寧的老女人把舒雅帶壞的,這一下到最后老爺子居然把責任都推在了自己和舒雅身上。

            哼,他覺得舒心寧是個怎樣的好人?

            如果舒心寧真愛封遠霖,這幾年就不會在外跟那些人混在一起,過著糜爛庸俗的私生活。

            這一次舒心寧之死,估計是拜其風流債所賜。

            ——

            午間,張沉剛自門外歸來,便聞知舒家父子已到,還未回到辦公室,便來到法醫室。

            他剛剛推門進來,便聽到了舒縉主動把舒心寧尸體接回去的聲音。

            “對不起,舒舒小姐的尸體,你還帶不走!”葉姝客氣地回了一句。

            “葉法醫。請你說說你的理由好嗎?”舒老張口就來。

            “由于舒小姐案件涉及君方,案件結束前仍需舒小姐的尸體與我們配合提取相關證據。”

            葉姝向他們說明了用意。

            舒老先生的想法有點古板:“葉法醫!相信小女的尸檢報告你該全部完成了吧!你還需要她配合嗎?”

            “逝者當使其入土為安。吾舒家之女天生有尊嚴,死后更要有尊嚴。葉法醫是否也準備解剖小女重新查考??”

            舒老心情略顯激動,語句措辭也不免有不得當之處。

            舒縉歉意地對葉姝笑道:“家父忽然聽到小妹噩耗,心情有點激動。若是在言語間有冒犯之處,也請你不要在意。”

            葉姝搖搖頭說無所謂。

            “舒老先生的情緒我倒是明白,但我相信你們也希望能早日抓住殺舒小姐的人,你放心吧,舒小姐的尸體我們在這不可能放得太久了,到時我們一定也能完璧歸趙而不傷害舒小姐分毫。但如果要解剖的話,我們還是會事先把兩位叫來,取得一致意見。”

            正如葉姝所沒有想到的那樣,一個終生傾心于男人的女子,其私生活竟能違背她所制造的外表。

            ——

            舒心寧的尸體自然是沒有被帶走的。

            下午十分,張沉回來了。

            “不知我們這次外出收獲可大了,真想不到,舒家大小姐舒心寧也真不如外人所說的干凈,也并非對封遠霖鐘情。”

            在身后嚼舌根的確不道德,但張沉心里傾述欲很強,沒有把查過的話說出,老覺得把自己憋死。

            他趕緊把小組成員叫來會議室見面,很好地把收集來的信息全部奉上。

            該組6名隊員,圍著一張長桌子坐下來,投影儀閃爍在光中,徑直射向白墻。

            醒目間,幾幅人物照片便浮現在墻上。

            這就是傳奇般的上墻!

            他說:“我跟劉柯一起去問舒心寧在世時的幾位好友,了解一下她的為人,結論是照片中的那三位男士,跟她最親密。”

            張沉拿著激光筆指了指左面第一幅圖中的人,紅紅的光芒打在臉上:“這人,姓張。是個醫生。你猜猜看,這是哪個科室的醫生。”

            葉姝笑著不語,劉柯也閉著嘴,剩下三人細心地端詳著照片中那個人,齊聲說:“整形醫生!”

            “你的大腦怎么會有這樣的東西!”張沉風趣地說。

            “組長,你說這個舒心寧手臂和雙腿很好,總不是到骨科看病吧。而且女人到醫生看病,還是男醫生,不是整形醫生是什么。這個舒心寧偷偷愛封家家主那么久,早不是什么秘密。而且男人都愛美女。舒心寧雖足夠美,卻依然沒能得到封遠霖的愛,她也要把自己變得更加美!”

            “舒心寧臉上沒動刀子,我覺得,這醫生,做婦科的吧!”

            她的答案一出,大家不同的目光頃刻間便濃縮到她身上。

            張沉之為驚訝,劉柯之為欽佩,余三人將信將疑。

            “葉姝姐姐,你怎么知道的呢?””在小組中,最年輕的小組成員小艾表達了她的疑惑。

            葉姝打量著大家解釋說:“舒心寧的下半身被撕裂得很厲害。我曾經發現她**很厚,也不夠平滑,還有很多圈疑是處之子膜的殘留,并且還有動刀的痕跡。因此我認為能夠使舒心寧時常找上的應該是婦科醫生!”

            “張隊!張隊!葉姝姐說得對嗎?

            “她是對的。”張沉一錘定音。

            “據調查,舒心寧曾在他這里做過處之子膜的重造手術!而我們考察了一下,這個舒心寧不止做了1次女性薄膜重造手術。但奇怪的是她的手術時間非常有規律,每3個月就會進行1次,全部時間為29日。”

            “她這樣做是不是當家常便飯?”劉柯按了一下手里的圓珠筆吐槽。

            彈簧的滴答聲鉆進葉姝耳中,像上過發條的鐘,使她深陷其中,盡管張沉的講述仍在進行中,但思緒卻已全然中斷。

            不知為何,葉妤的大腦中忽然想起了那具白骨來。

            那白骨般的切痕痕跡如今仔細一想,平平整整,很利索、很干凈,行兇者也不排除醫學專業,也不能排除屠夫。

            “無名女尸查到身份了沒有?”葉姝忽然問那一具白骨女尸的下落,張沉神情恍惚。

            他分明說的是舒心寧,怎么一下子躍入那尸骨的。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22 www.jgmeibai.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久久国产色AV免费观看,av无码久久久久不卡免费网站,www.尤物.con,一级野外理伦片